重度金毛控

[Stucky][授权翻译]A Very Stucky Christmas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530292

授权:

    那个金发男人身上一定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巴基。他已经躺在图书馆奇幻区的地上,在一本书前趴了一整天。要不是他每隔30秒粗暴的翻页,巴基几乎以为他要睡着了。他已经在这儿待了超过6个小时了。通常情况下,人们在这里读书读几个小时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毕竟这里是图书馆。但今天是圣诞节前夜,他是这里唯一的读者。巴基可以肯定他身边那堆色彩缤纷的书看上去比他自己大的多。 

  巴基瞥了一眼墙上的时钟,还有15分钟他就可以回家了,或者至少是能够离开这里。他收到了许多个圣诞派对的邀请,但没有一个是他能够忍受的。他几乎有点后悔招呼这个金发的家伙,告诉他要关门了。

  “嘿,我们马上就要关门了。你要借走这些书吗?” 

   这家伙脸皮真厚,他看上去就像一只被车灯照到的鹿。

  “再给我5分钟好吗?卢平教授刚刚变成狼人,我想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他的声音听上去就像一个过了睡觉时间却还赖着不愿意上床的小孩子。 

  “好吧”巴基叹了口气。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读《哈利波特》的时候,他一样舍不得放下手里的书。

“你一整天都在读这个吗?”他怀疑的问到。 “是的”金头发的家伙头也不抬的答到。

   图书馆又一次陷入了沉默。巴基除了盯着令人心烦的时钟滴答滴答的转动外他无事可做。 “好了,我们要关门了,现在你是时候该走了。”金发的家伙慢吞吞的站了起来,巴基再次确认了一遍所有的东西都锁好了。突然灯熄灭了,伴随着加热器砰的一声停止工作。只剩下一盏红绿色的圣诞灯在书架间发着光。 

“我明白了,你是要把我赶出去。”金头发的家伙说。 

 “那不是我”巴基解释着。 

   金发男人跑到图书馆的玻璃门前“uh oh” “现在又怎么了”巴基快要开始发牢骚了。 “外面下了很大的雪。” 

 “所以呢?” 

“门打不开”金发男人试着推门,但他失败了。 

 “真是该死”

 “基本上......”

 “说真的这都是你的错。”巴基用半讽刺的语气说道,“如果不是你执意要留下来,我原本早就可以回家的。你为什么不把这些书借回家看呢?”

 “这没有什么值得借回家看的,我就快看完了。” 

 “哦。” 这就没必要再说什么了。

 “这也不是太坏,至少我们还有彼此。在这平安夜的图书馆里不是吗?你叫什么名字?” “Steve” 

“我...我叫Bucky”巴基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间会觉得紧张。严格的来说他已经认识这个家伙好几个小时了。(如果把从远处盯着他看也算进去的话。) 接着又陷入了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 

“嗯,我想我们短时间内是不能离开这儿了。”史蒂夫说 

“所以你现在可以看完你的书了。”

 “是的。” 史蒂夫走回自己原来的位置上,打开书继续开始阅读。 

   巴基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来“读书”而不是盯着史蒂夫看。 

“呃......自从加热器断电之后就越来越冷了不是么?”放轻松,巴基。这没什么难的,只是说句话而已。

  “我并不知道如何才能够启动一个加热器,如果这就是你想问我的话。”史蒂夫终于从书本中抬起了头。

  “这后面还有一个加热器,我想我们可以把它连到发电机上去?” 

  “那听上去可真不错。”好了,巴基现在发现自己的手开始了颤抖。 史蒂夫跟着巴基去了历史演义区,他们合伙打开了发电机。加热器甚至比一个背包还要小,他们只好依偎着对方。巴基没有带他先前看的那本书,所以他决定靠在史蒂夫的肩膀上和他一起看,火焰杯刚刚喊出了哈利的名字。又过去了五分钟,史蒂夫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你怎么起来了?你还没来得及看哈利是否通过了龙的测验呢!”巴基喊道。

 “在只有一盏圣诞灯的情况下真的很难阅读。我很有远见,而且这确实算是个障碍。”

 “该死的”巴基说“那你之前又怎么看了一整天的?” 

 “我已经习惯了。”

 “哇哦。”

 “嗯......我们应该在现有的情况下做出一个最好的选择。”巴基不知道史蒂夫的建议会是什么。 

“我之前可从来没有被锁在哪里过。”巴基承认。

 “你以前在图书馆玩过捉迷藏吗?”哦上帝,他是如此的无知。

 “通常来说,我只是做好我的工作。”

 “你来数数我去藏起来,”史蒂夫像只兴奋的小狗一样冲了出去。巴基只得盯着他的背影。 “1...2...3...4...5...6...7...8...9...10...准备好了吗?我要来找你咯!”

   巴基在图书馆里寻找着他的金毛小猎犬。不一会儿在成人小说区找到了他。“找到你了!”他气喘吁吁地说,有点后悔刚刚为什么要跑那么快。

 “好吧,我的t......” 

 “什么?” 史蒂夫抬头向上看去,一束装饰槲寄生挂在他们头顶正上方。出资建造图书馆的那位女士坚持要用到这些装饰,因为她认为节日就该有点节日的样子。理所当然的她要挂上这些槲寄生。巴基瞥了一眼史蒂夫的嘴唇,幻想着被这样的嘴唇亲吻会是什么感觉。他发现自己的身子正在慢慢的倾斜。

   在他们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什么之前,他们已经吻在了一起。巴基不知道是史蒂夫先吻的他还是他先吻的史蒂夫。无论是谁先开始的,他都不想停下来。史蒂夫的嘴唇很冷,但热量还是通过了他的胸腔(也许是裤子)。他用双臂搂着史蒂夫的腰,史蒂夫的手看上去似乎不想做些什么,只是把他们放在巴基的肩膀上,然后是脖子。这个吻过于草率,但巴基并不介意。他曾经吻过很多人,包括男人。但那都没有这个吻重要,他从未这么上心过。

   史蒂夫拉开了他们彼此间的距离,“那是......” “我明白,”巴基在他们开始另一个吻之前说,他喜欢史蒂夫的温柔,他喜欢史蒂夫抚摸他脖子的方式。但很明显,史蒂夫还是个处男。 

    史蒂夫希望他自己表现的不要像个处男,但这就是事实。他只有过一个女朋友佩吉,但那也不是真正意味上的,他们还没来得及发展到那一步就分手了。他的朋友托尼经常会为了逃避那些烦人的会议悄悄溜进他的公寓,或者在他离开人们的视野,和佩珀经历了分分合合的关系后,(还好他们从未真正结束),不过那什么都算不上。他有时候会胡思乱想,想到他和萨姆在一起的时候(不过他们的确只是朋友)。他从未和任何人有过物理意义上的情侣间的身体接触。而他的朋友,娜塔,开玩笑吧! 巴基对他很温柔。他所触摸的每一处地方都像是在史蒂夫的皮肤上炸开了烟花。他们倒在地板上,不小心撞在了书上却不觉得痛。每一种感觉都那样的的新奇和刺激。

    之后,他们躺在地上,手拉着手,喘着粗气。似乎没有必要再要什么加热器了。他们在晚上的某个时候睡着了。早晨,雪已经开始融化了,足以让人离开。他们从图书馆里走出来,可以忽略掉他们从一个封闭的建筑物里走出来的奇怪样子。雪很深,他们摔倒了两次。巴基,作为一个绅士,走到了他的公寓。史蒂夫稍微不那么像个绅士,把拉他进怀里开始亲吻。然后才脱掉了大衣。 

  在他们一起滚到床上时,都笑得像个疯子。
   END

评论
热度(17)

© Devaaa | Powered by LOFTER